首页 > 海外 > 纽约 > 正文

深入了解变异毒株 专家分析纽市疫情

核心提示: 即使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接种疫苗,但纽约市新冠疫情仍然令人震惊,感染数字维持数周居高不下。

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即使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接种疫苗,但纽约市新冠疫情仍然令人震惊,感染数字维持数周居高不下。 

公共卫生官员表示,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更具传染性的变异毒株成为主流,根据最近分析,变异占新病例高达75%以上。现在市卫生局每周公布1500个测序病例的抽样结果,让公众了解变异毒株的传播速度。 

直至本周,市府公布各邮编地区的数据,让专家可以深入分析不同变异毒株如何在市内扩散。纽约市立大学公共卫生与卫生政策研究生院的流行病学家纳什表示,”这些原本是非常抽象的概念,现在实实在在地呈现眼前。” 

最早在纽市发现的变异毒株”B.1.526”,是迄今为止在市内最广泛传播的一种,占纽约市新病例四成半;与此同时,”B.1.1.7”的病例也有了显著增加,这是去年首次在英国发现的毒株,现在占纽市新病例近30%。 

据估计,与原始病毒相比,”B.1.1.7”的传染性高六成,致命性高2/3,是美国和欧洲各地新感染的主要来源。 

但是,现是对于这两种变异毒株的了解仍未充分,卫生局长卓克石(Dave Chokshi)也承认,现时未能解答”B.1.526”是否会引起更严重疾病或疫苗能否有效保护,以及与”B.1.1.7”相比哪种更具传染性。 

在皇后区、曼哈顿和布碌仑,”B.1.526”占3月16日至4月1日之间测序病例的50%以上;在布朗士更占比达61%。至于”B.1.1.7”则在皇后区、曼哈顿和布碌仑只占26%至29%,而在布朗士仅占23%。 

但在变异毒株占主导地位的同时,最近数周的住院率不升反跌,哥伦比亚大学梅曼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萨德尔表示,这是个令人安心的现象,显示疫苗正在发挥效应。 

还有一点也值得注意,在3月1日至4月1日期间,贫穷人口超过20%的邮编地区中,”B.1.526”感染比率是”B.1.1.7”的三倍;在贫穷人口较少的邮编区,则”B.1.526”是”B.1.1.7”的两倍。 

卓克石强调,变异毒株的地理位置分析,对于卫生官员来说是十分重要数据,有助于分析病毒传播情况。